• <nav id="gsoig"><nav id="gsoig"></nav></nav>
  • <menu id="gsoig"><nav id="gsoig"></nav></menu>
  • 文苑擷英
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    楊漢威——《水炭情》
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03     作者:楊漢威    瀏覽量:1455    分享到:

    四十多年前,少不更事。爺爺家的土窯洞內,昏暗祥和的煤油燈下,常常有這樣一幕情景:爺爺、奶奶、堂叔、父親、我及哥哥們,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閑聊。聊著聊著,父親就會發一些人生感慨,說一些諸如“我戳了一輩子牛屁股,東山上的日頭背到西山上,土疙瘩林林里刨鬧生活了,你們孩兒們再不要和我一樣”“只要你們好好念,砸鍋賣鐵也要供你們”“寧叫牛撅死,也不能叫車退了”之類的話;完了順便又要“指教”我們晚輩一番,要求我們每天放學以后、寒暑假期間多挖羊草、多砍柴、多做家務、多看書,不要出去打架生事,平時在村里邊要懂得人風禮事、尊大愛小?!爸附獭蓖旰?,照例打個他認為很恰當的比方,以說明世界上“人總是往下疼”:“你們看,腳碰上一下,雙手忙忙下去,又是揉,又是護,你們啥時候看見過手碰了腳上來想過辦法?”末了,又好似語重心長地對我們說:“等我老了,不要你們弟兄們對我多好,只要能和我現在對待你爺爺奶奶一樣,把吃水給我供上,柴炭給我供上就行了?!?/p>

    父親說的最后幾句話,說出了我們村當時的不足。我出生的村子地處陜北黃土高原的一個山梁上,少雨缺水。雖然,在村子底下的石溝里先后由近而遠開挖修建了三口水井,但出水量均很小,遠遠不夠村民使用。而且山高溝深,道路陡峭蜿蜒,擔著水走起來非常吃力,村民等水煮飯、沒水洗臉洗衣是常事,為水吵架乃至出手打架的事也時有發生。

    為了這口吃水,父親常常采用“半夜雞叫擔水法”。因為半夜、雞叫時分,大多數村民都在睡夢中,三口井子里總能有所斬獲。有時在離家最近的井子里就有不少水,父親便借著月光一路小跑趕緊往回擔。所以啊,爺爺奶奶家的兩個水缸便一年四季盛滿了清清亮亮的水,給人一種富足而漂亮的感覺。爺爺奶奶常為之自豪,村里的老人也常常羨慕。

    再說柴炭,那時候,糧食不夠吃,山上的土地“邊邊沿沿”只要能種的全種了,絕少樹木。我們解決燃料的辦法,一是冬天喂羊后的玉米桿高粱桿;二是夏秋季節砍的檸條、蒿柴等;三是冬季農閑時間套上大牲畜拉著平板車到炭窯上“拉炭”。炭窯很遠,路也不好走,拉一趟500斤,耗時三天。更重要的是,村民經濟緊張,舍不得買炭燒。大概而言,人口多的家庭一年燒四、五平板車,人口少的一年燒兩三平板車,所以啊,柴炭問題,也是個大問題。

    父親常說“人老了,柴不來,水不到,是最大的問題?!币虼?,每年冬天農閑“拉炭”時節,他首先要給爺爺奶奶家“拉炭”,以免他們擔心。拉回來的炭呢,父親會整整齊齊地給爺爺奶奶垛在“囤放窯”(家鄉方言,“囤”讀dun,去聲,囤放窯,就是囤放糧食及各種雜物的窯洞);另一方面,從我記事起,爺爺就是村里的羊倌,每天傍晚回來時,他老人家像一位凱旋而歸的將軍,趕著一百多只羊,總是用放羊鏟子挑一小捆山里撿的干檸條。所以啊,爺爺奶奶家的柴炭不缺。

    配圖.jpg

    父親對我們“不要一輩子戳牛屁股”的希望,最終終于實現了。在那激情燃燒的勵志歲月里,我們以“好孩子”“好青年”自期,竭盡所能地努力。同時,也得益于高考政策的恢復,我們陸續魚躍龍門,改變了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農民身份。

    以后的匆匆歲月里,我們都在城里上班,而父親呢,繼續在老家“戳牛屁股”“把東山的太陽背到西山”;爺爺奶奶一天天變老,父親“不忘初心,不改本色”,繼續給爺爺、奶奶供水供炭,周到服務。奶奶于1986年去世,爺爺于2001年去世??傻鹊桨褷敔斁乃藕颉榜{鶴西歸”后,年過花甲的父親也因勞累過度,身體大不如前。

    我們在城里的工作很忙,忙到抽不出兩三天時間踏踏實實待在老家。從2001年爺爺去世到2014年父親去世的13年間,先是交通不便,自己沒車,回家少。2008年,自己有車了,但工作好像更忙了。以前坐班車回家,因為班車每天次數少,回到老家,還住一晚上。自己有車后,往往是上午回去,下午離開,或者下午回去,趕晚上再回到城里,真可謂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13年間,父親的“水炭愿”時時在我的心間升起,但我總覺心安理得:自來水通了,不需要我給他們擔水了;經濟好轉了,無需我給他們到炭窯“拉炭”了。

    前幾天和一位朋友閑聊,聊到兒女,聊到孩子出國留學,聊到老年人的生活,朋友說:十多年前,一位事業有成的老頭和他聊天,退休無事想念兒孫的老頭向他訴苦,說獨生子從小就是學霸,大學畢業后到美國留學并在美國成家立業,娶妻生子,他每次都是根據中美兩地時差“精打細算”選擇兒子在家的“空閑時間”給打電話,可聊幾句兒子就說:“爸,我正忙著,先掛了?!苯又桶央娫拻鞌嗔?。后來,兒子一接電話,干脆就說:“爸爸,要不我給你打上10萬美元吧?!崩项^說,他一聽就火了:“老子打電話是和你要錢嗎?老子掙下的錢,孫子輩也花不完!”

    父親老年得的是帕金森綜合癥,咀嚼困難,行走不便。臨去世的前幾年,吃飯、喝水、大小便、翻身,這些正常人生活中每天輕松重復多次的小事,都得人伺候,晚上只能和衣而睡。白天,炕前一把圈椅、院里一把圈椅,便是他老人家的好去處。城市里的我們,都在忙于上班。而靜臥土炕和圈椅上的父親,此時此刻,不知又作何感想。不知他是否想起當年煤油燈下的“手腳論”“水炭愿”而等著兒女歸來,不知他是否后悔當年土窯洞里的豪言壯語“只要你們好好念,砸鍋賣鐵也要供你們”“寧叫牛撅死,也不能叫車退了”......

    2014年秋天,“戳了一輩子牛屁股”與帕金森綜合癥較量了近十年的父親,終于力不從心,向病魔徹底繳械投降,如一粒塵埃,被歲月的大風無情地刮走,永遠消逝于渺渺太空。

    回顧父親生活不能自理的幾年間,我在他老人家身邊的日子真是屈指可數,為他老人家服務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。只記得喂過一次飯,但因為他咀嚼太慢,不知道他噙在口中的飯菜究竟咽下去沒有,剛剛喂了幾口,他就含糊其辭地說我“不會”,而用眼睛示意讓母親給他喂。幾次抱他上炕,幫他翻身,也因為方法不當,而沒有全部完成,被趕來的母親代替?;仡櫷?,深感陪他老人家的時間太少,床前噓寒問暖、端茶遞水太少。夕陽西下,沒有陪父親聊聊天;旭日東升新的一天開始,沒有問一問父親今天身心可好。

    “娘親兒,路樣長;兒親娘,線樣長”,雖說“生兒方知父母恩”,但即使是當了父母,又怎么能完全理解父母對自己曾經的一片苦心呢?而今,浩渺的宇宙,再也找不到父親的身影。父親,兒欠您的一擔水、一車炭,千秋萬代,已再無償還的可能了。(韓家灣煤炭公司:楊漢威)

    欧美性XXXXX极品人妖 se在线AV| 偷拍做爰免费视频| 天堂AV资源| 黄色图片在线观看| 男人Av电影天堂| 先锋AV天堂小川美| 亚欧电影| AVAV天堂网先锋| .手机版男人天堂影音。| 亚洲欧洲色情| 0149王中王必特| 日本AV小电影在线| 最新欧美色图| Av资源站| 冲田杏梨中文字幕 magnet| 限制级偷拍午夜| 女优电影官网| 118高手论坛网站| xx日本官网| 相公别这样1V1| 日本成人免费电影天堂|